基建股有望迎来“戴维斯双击”

  全面降准,叠加“补短板”加速,基建行业有望在2019年迎来“戴维斯双击”。落到具体的投资标的,基建央企和基建设计成为券商关注的重点。PPP在2019年扮演的增量资金角色也会为一些PPP企业来带基本面翻转的可能。

  随着2019年债务限额在2018年年底提前下达到地方,PPP增量资金“活水”看涨,基建股越来越吸引市场注意。

  在接受《红周刊》采访时,有券商分析师明确表示,低估值的基建股在2019年有望迎来估值+业绩双重提升的“戴维斯双击”的机会。落到具体的投资标的上,基建央企和基建设计行业被集中看好,一些业务较重的PPP企业也有望有所表现。

  基建投资预期增速达7%

  根据统计局数据,相比制造业PMI跌破荣枯线,建筑业商务活动指数在2018年12月为62.6%,环比上升3.3个百分点。在建筑业商务活动呈现向好趋势的背后,是我国政府对基建投资的持续加码。资料显示,2018年7月底,中央明确提出基建“补短板”以稳投资,并在8月起加速发行完1.35万亿地方政府专项债;与此同时,发改委在四季度以来密集批复多个铁路建设项目。

  在“补短板”政策引导下,基建投资在四季度开始复苏,但整个板块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却始终未见太大起色。《红周刊》记者梳理发现,包含50只基建成分股的Wind基建工程指数在2018年呈现出止跌企稳的走势,但从10月份低点以来的整体涨幅并不显著,部分基建股仅取得相对收益。相较于特高压、5G为代表的“新基建”在最近一段时间备受资金追捧,“旧基建”在二级市场中的羸弱表现似乎多少也能够说明目前市场对于“铁公基”态度依旧谨慎。

  在国金证券建筑行业首席分析师黄俊伟看来,基建投资在今年景气度有望持续回升,基建投资增速应该可以达到7%的水平。黄俊伟对《红周刊》记者表示,国内基建投资增速在2018年大约只有2%,呈现出断崖式下跌,如果2019年GDP增速要达到6%以上,基建增速肯定不能拖累GDP的增长,从“基建稳增长”的逻辑推演,2019年基建投资实现7%的增速问题不大。

  天风证券建筑工程行业首席分析师唐笑在接受《红周刊》采访时同样认为,结合目前国家审批项目(尤其是高铁和城轨项目)速度的加快,基建投资增速目前仍然处于回升过程,预计在2019年有望达到7%-10%的水平。“基建景气度回暖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在基建天然具有对冲经济下滑的政策属性的前提下,2018年7月以来,基建项目施工进度的加快,近期国家发改委也在加快项目审批力度和节奏,预计这些项目后续将逐渐落地;另外,货币和融资环境的转暖,贷款到位情况较之前有所改善。”在唐笑看来,如果2019年经济增速下滑过快,不排除基建的审批与投资还会进一步加码,宽松的货币金融环境显然也有利于基建项目的快速落地。

  专项债和PPP注入源头活水

  随着以金融去杠杆为导向、加强监管等一系列政策在2017年出台,城投债、非标类委托贷款等融资额均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可以说,资金来源受到直接制约是基建投资在2018年表现相对较差的原因之一。不过,随着2019年债务限额在2018年年底提前下达,地方政府在今年一季度债券发行的加快,基建资金紧张的局面亦将迎来改观。

  资料显示,提前下达的2019年部分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中,新增一般债务限额5800亿元、专项债务限额8100亿元。但从往年情况来看,地方政府当年新增债务限额通常需等到3月份全国人大批准后方可发行,这也就导致当年一季度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很少,资金需求或出现短暂空缺。

  从用途来看,专项债多投入棚改、土储、基建市政等领域,所以专项债发行规模提升、发行时间提前对基建提振作用更强。

  《红周刊》记者梳理后发现,就历史周期而言,2008年后每一次基建投资的高速增长或高速复苏都伴随着大量增量资金的进入,建筑板块股价也基本与基建投资增速保持同步。同时,记者也注意到增量资金的主要来源也在控制杠杆及负债的背景下,逐渐由全面的货币宽松转为专项创新融资工具,如2012年的城投债,2015年年底的专项建设基金、PPP以及之后的地方政府专项债券。

  “2019年PPP模式的发展肯定会比2018年要好,这是比较确定的结论。”黄俊伟接受《红周刊》采访时表示,基建资金来源主要分为一般公共预算支出、自筹资金(政府基金支出、PPP、城投债等)、国内贷款等。“首先,2019年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在减税降费的大背景下预计会出现下行态势;政府基金收入包括地方政府专项债和土地出让金,土地出让金预计在今年也会出现大幅下滑,房企的拿地态度相较之前要弱很多;国内贷款历史上一直是比较稳定的,占比也相对较小。所以从资金来源构成来看,PPP在2019年会扮演基建增量资金主要来源的角色。”

  黄俊伟向《红周刊》记者透露,目前PPP的入库项目规模大概是12万亿左右,其中开工的PPP规模约为2.8万亿,9万亿的PPP项目尚未获得融资,这里面又有约4.6万亿项目已经签约未落地,只等融资。“这些项目不可能一直处于签约状态,所以这部分项目的融资在今年会出现比较大的宽松。如果2019年PPP融资落地3万亿,按照3年结转,将会每年给予基建稳增长1万亿资金的支持,这个体量实际上是非常大的。”

  低估值基建迎来“戴维斯双击”

  基建央企和基建设计被看好

  经过一年多的下跌后,不少基建股已经出现了20%甚至高达30%的回撤幅度,低估值也成为投资A股基建股的理由之一。“对于基建股来说,建筑的承包量是随着经济的波动而波动,因此,本质上这类标的也可以视为周期股。”东兴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宋劲对《红周刊》记者表示,对于很多基建承包商来说,本身表现出来的更多的是周期属性,不是成长属性。“所以,这个时候投资者不用在意太多的业绩成长性,只要是公司处于低估,买入大概率是不会错的。”

  雪球徐志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经理徐志也在接受《红周刊》采访时表示,得益于基建行业的政策转向和低估值,中国中铁和中国铁建在港股市场的股价从2018年开始反弹,全年来看也都有20%多的正收益,但A股市场对于基本面的反应总是滞后的,还需要有一个等待的过程。“从历史来看,基建行业平均的最高估值在2-3倍市净率,A股基建股目前平均1倍市净率,仍处于低估值区间。”

  而在黄俊伟看来,全面降准,叠加“补短板”加速,基建行业有望在2019年迎来“戴维斯双击”。黄俊伟对《红周刊》记者表示,宽财政提升基建订单,对公司业绩起到提振作用;另一方面,建筑行业历史上估值的变化和当年货币政策的关系非常密切,无风险利率下行也会影响到估值,使基建股估值向上走。

  落到具体的投资标的,基建央企和基建设计成为券商关注的重点。黄俊伟认为,建筑蓝筹的业绩增长稳定性较强,但毛利率相对较低,因此,相对于民营建筑企业,建筑央企的边际改善空间较大。而且,随着人口结构老龄化,人力成本的不断上升会倒逼建筑央企从施工类型的企业转变为管理类型的企业,因此,管理能力越强,越具有市场化的央企,长期来看越具备投资价值。“此外,从长期来讲,央企的发展趋势是要变成类似于法国万喜集团的模式,通过掌握大部分优质的PPP项目,变成公用事业这样具有特许经营权的公司。当施工业务下滑时,通过PPP项目,公司业绩也能得到持续增长。当前对于投资较为谨慎、有自己长远规划的央企,未来长期的业绩贡献和商业模式也会随之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对于基建产业链上的其他投资机会,黄俊伟表示还是比较看好基建设计行业,他认为基建设计行业最主要的优势是具备业绩增长的可复制性和可持续性。“基建设计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就是人才积累,对人才的把控则主要依赖激励,但过高的激励往往会对股东利益造成影响。所以,从长期来看,能够平衡好两者利益的公司才是最为优质的标的——既能够通过高薪酬锁住人才,同时还能够通过激励使得企业的订单增速和业绩增速上升,从而保证股东利益。总体来看,苏交科和中设集团在兼顾两者平衡方面表现还是不错的。”

  唐笑也认为,勘察设计子行业相对而言具备更好的投资确定性。他对《红周刊》记者表示:“勘察设计属于产业链当中较为前端的子行业,之后才是总包、专业分包、材料商、施工队等,预计国家加速审批的项目使得整个链条逐渐好转,在产业链的传导过程中,勘察设计将最先受益。此外,这个行业本身的竞争结构良好,行业市场集中度正在快速集中,一些管理优秀、人才富集、资金充沛的民营龙头上市公司正在快速发展。”

  此外,PPP在2019年的扮演的增量资金角色也会为一些PPP企业来带基本面翻转的可能。“对于基建企业,特别是PPP业务比较重的企业,融资一旦修复,短期的资金压力会大幅下降。”黄俊伟介绍说,在生态环保领域就有一些PPP很重的企业,因为融资落不了地,开工出现很大问题,很多企业在融资没有着落的情况下,使用企业自己的资金垫资,这就导致PPP融资一旦落空,企业资金链出现很大的压力。“在2019年PPP融资有较大幅度修复空间的背景下,这些企业的资金链会得到重新改善。”

  本刊记者 赵康杰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