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热

  • 来源:今日文摘
  • 关键字:
  • 发布时间:2018-06-23 09:59

  山风穿过东湖湖面吹来,特别凉爽。环湖散步的人就在堤坝上坐下来了,也有特意过来吹吹风的,500多米的堤坝,迟来的要寻找位置,挤进去后,两边的人就会自觉地挪挪位。湖中有游泳的,在倒影的灯光处不时翻起白浪,坝上坐的人就当风景一样看。

  一个女人想回家,站起来了,身体却封住刚才坐的位置,男人却执拗地不想走,小声争吵着,结果女人还是又坐了回去。坝上排排坐着的人,有人交头接耳,有人双手支着身体,双脚在晃荡,也有人坐不住,一会面向湖面,一会面向广场。偶尔听到一声惊叹:“这风真凉爽!”一个男人,穿着一条大裤衩,光着脖子,不看湖水也不看过往的人,就盯住自己的脚,目无表情。

  商场里越来越多人,很多是在广场散步回来的,都穿着闲装,却很认真的样子,在展柜前磨蹭好久。有伴的,会拿着一个物件评头品足一会,没有一张急匆匆的脸。一对中年夫妇在卖衣服的地方看了很久,女人相中了一条裤衩,拿在手上很久结果又放了回去,转到卖洗涤用品这边,才跟男人说想买可惜没带钱,男人就笑了,拿着手机在女人面前晃了晃,两人又兜转回去取了那条大裤衩。

  对面那个退休的女医生穿着短睡衣搬了个竹椅坐在自家门口,手上拿着一把葵扇,扇着扇着不时往脚上拍去,平时她也会坐在那个地方读报,今晚只是摇扇子顺手赶赶蚊子。旁边的租屋空调水不断地滴着,地上已经起了青苔。两个小女孩用一个易拉罐当足球,你踢来我踢去的,身上的小裙子紧贴着肉,湿哒哒的,笑声响彻巷子。一个阿姨经过时冲我搭话,要我转告一下房东将这空调水引开,长期下去,路上会滑倒小孩的。离开时喃喃说着:这么个热法,没空调,房间也真是呆不下。

  一对年轻男女来到了一辆小车前,男的打开了车门,坐进去打着了火又出来了。结果过了5分钟女的才肯开车门,伸手进去探了探,这才钻进去,男的已经在车上等好久了。三个到三桥散步的中年人,一个显得特别的瘦,这个应该没有胖子那么怕热的,他也是脱了上衣,就像一枝干枯的树枝,还时不时用肩上搭着的衣服抹脸上的汗。女医生的女儿也出来了,拿着一支饮料,应该是从冰箱里取出来的,母女交谈着。

  那间做不锈钢的店铺里依然坐有五、六个年轻人在泡茶,今天全光着上身,风扇的影子在他们身上切过来切过去,嗓门也没有往日那么大了。隔壁的针织厂早早关了门,那些银铃般的笑声散了,这条街道变得愈来愈安静。有一个少妇出来遛狗,跟着卷毛走到一棵树头上,女人就催卷毛回家了。天气预报说,未来几天闷热将持续,我就想明天晚上一定要穿着短裤出来。

  夜色浓了,树叶开始摇曳起来,感觉到风开始出现。我想点支烟,又放回了烟盒里,端起了茶杯,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开始念着家里冰箱那糖水喝下去的冰爽感觉,几丝凉意自心底涌起,又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

  (荐自《阳江日报》)

  □谢忠荣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